首页 资讯 关注 科技 财经 汽车 房产 航行 出行

理财

天堂不撤守-大法官应终结最高法院各自为政的乱象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人气: 发布时间:2019-05-11
摘要:司法的目的是定讼止纷,但是同样一个案子,不同的法院判出来的结果各自不同,就会变成治丝益棼。我国于最高法院之下设有民事庭及刑事庭,而最高法院之外,又另设有最高行政法院,于是本来应该是至高无上,可以一槌定音,将所有争议拍板定案的最高法院,反而

司法的目的是定讼止纷,但是同样一个案子,不同的法院判出来的结果各自不同,就会变成治丝益棼。我国于最高法院之下设有民事庭及刑事庭,而最高法院之外,又另设有最高行政法院,于是本来应该是至高无上,可以一槌定音,将所有争议拍板定案的最高法院,反而可能成为造成争议缠讼不决,甚至判决相互冲突的根源。我国宪法赋予大法官统一解释法令的权力,司法院大法官若能善用其解释权,应可适度解决法院之间因为见解不同造成判决歧异之结果,此实为司法院应积极注意的议题。

报载有一个公司的股权争议,由于同时涉及刑事责任的认定、投资行为有效性的判断以及经济部行政处分效力的争议,案件就由普通法院的民事庭、刑事庭以及行政法院分别处理中。由于刑事庭以及民事庭各自判断,结果就变成两个部分都缠讼多年,始终无法确定公司应该归谁所有。本来高等行政法院认为要等到刑事诉讼确定后才能进行,上週最高行政法院将高等行政法院停止诉讼的裁定予以撤销,并且明白表示刑事、行政诉讼各自独立,高等行政法院不用等到与该案件相关的刑事争讼判决确定,就可以自行判断。

行政诉讼法明定,「有民事、刑事或其他行政争讼牵涉行政诉讼之裁判者,行政法院在该民事、刑事或其他行政争讼终结前,得以裁定停止诉讼程序。」民事诉讼法及刑事诉讼法也都有类似的规定。这些规範的目的,就在于要求各个法院尊重不同法院间管辖权的专业分工,避免造成判决歧异之结果。所以,行政法院对于本质上属于民商法争议的案件,原则上应该停止审判程序,并且尊重普通法院的判决结果。试问,如果最后最高行政法院判决原告败诉确定,行政机关有权否定他的股东资格,但是之后民事法院确认原告的股东资格存在,那究竟应以哪一个法院判决为準?且原告因两个法院判决不同所受的损失究竟应由何人负责?

雪上加霜的是,我国最高法院以及最高行政法院并非只有一个审判庭,其中光是最高法院民事庭就多达七庭,最高行政法院之下也分设七个庭,最高法院刑事庭更多达十二庭,三者合计多达二十六庭!正因如此,针对同一项争议,不仅最高法院民事庭、刑事庭以及最高行政法院三者间可能会判决不同,甚至最高法院民事庭、刑事庭或最高行政法院内各庭的判决见解也有可能不同。无怪乎许多关心司法改革的民众向笔者抱怨,中华民国不只有一个最高法院,而是有二十六个最高法院。

报载另一案例,某公司极少部分外勤人员主张他们与公司间是僱佣关係,所以公司应为其安排劳保和提拨退休準备。但该公司绝大多数的外勤人员却认定他们与公司之间应该是承揽关係,包括高等法院的民事庭也有许多个案子终局认定这些人员与公司间是承揽关係。不过,中央和地方的劳工行政机关却支持少数员工的主张,持续对公司开罚,要求公司为外勤人员安排劳保和提拨退休準备,公司只好向行政法院提起诉讼。但是行政法院既不裁定停止诉讼,也不尊重高等法院判决在先的民事判决,就直接判决公司败诉,认为行政机关罚款有理,让公司在普通法院民事判决跟行政法院的判决之间无所适从。

二十六个最高法院的弊端,显而易见。审判权析分若此,各「院」各自为政。名义上一个司法权,实践上判出多门,百姓缠讼不休,辗转哀告,不但不足以定分止争,反凭空增添了许多纠纷。而最令人不安的,则是由司法里最高法院的兄弟们自己,不可避免地、日复一日地自我埋葬司法公信力!

笔者认为,要终结前述二十六个最高法院各自为政、人民无所适从的状况,除了仔细思考司法体制如何彻底改革以求解决之外,惟有寄望大法官善用「统一解释」的权柄,针对不同法院间见解歧异的情形,在接到人民声请案时,妥速的审酌个别法院间的不同见解,并做出「一槌定音」的解释,确立各别法院必须遵守管辖权的专业分工(亦即尊重其他法院对于相同案件之判决先例),避免出现歧异之判决,如此才能促进司法定讼止纷的功能,并增强人民对司法的信任。

责任编辑:admin

上一篇:热门话题-老师搞「派遣」 教育没前途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