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资讯 关注 科技 财经 汽车 房产 航行 出行

动态

三少四壮集-追分街13号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人气: 发布时间:2019-05-10
摘要:▲追分车站里的猫。⊙刘克襄/摄影 ▲充满绿建筑概念的通风迴廊。⊙刘克襄/摄影 ▲废弃的咖啡车。⊙刘克襄/摄影 走出巷子,街角一间旧书摊,兼收黑胶唱片、旧家俱,巨大的乐声震到对街的派出所。省道两头仍是忙乱失序的街景,砂石车和私家轿车匆匆疾驶而过
▲追分车站里的猫。⊙刘克襄/摄影 ▲充满绿建筑概念的通风迴廊。⊙刘克襄/摄影 ▲废弃的咖啡车。⊙刘克襄/摄影

走出巷子,街角一间旧书摊,兼收黑胶唱片、旧家俱,巨大的乐声震到对街的派出所。省道两头仍是忙乱失序的街景,砂石车和私家轿车匆匆疾驶而过。不远处,一家槟榔摊醒目地矗立。很中南部的乡野城郊。

大肚山山下的成功车站,若有火车停靠,几乎都是区间车。区间车十有八九往南,跨越乌溪,继续连接到南部的大小乡镇。只有一二班次,从这儿分歧,往右边贴着山腹的铁道,缓缓向西奔驶。

分歧,在此不只是一个分道扬镳的美好字眼,而是一个实质的风景。此后,杂木林在平野展开,继而是风景秀丽的水田世界。旅人较少知悉的成追线,便如此大弯而去,衔接着纵贯海线。

追分,没多久,这个桧木小站也就到了。屋檐下斗大的字眼,好像在提醒你,看看我这个九十多年的日文汉字,刚刚是如何把风景诠释得如何贴切。

紧接着,追分的意思,必须用中文汉字去解释和想像了。时间到了此地,顿时变慢,每一分都可以拉长成一小时。时间好像也如念珠,连接在一路的桧木小站。在日南、新埔、大山等地孤单的散落,一直延伸到竹南。

这种慢,年轻时无法感觉。半甲子前,我到大肚溪口观鸟,经过此地的次数颇为频繁。因为中途无厕所,难免会绕进去落脚,才注意到这间犹保留桧木色泽的小站。

这种慢,观光客往往只摸到外表。前几年,因了一些俗媚的现代偈语,诸如「大肚成功」、「追婚成功」等,追分吸引了众多观光客的目光,但多数是驱车前来观赏。以前两排通往车站的巷道,好几家护贝、吊饰这类的赚外快服务。现今风潮一过,仅存一间。

这种慢,必须搭乘火车到来,还要有过一二小时,再搭乘下班车离去的空白时间,在此滞留。

成追线的乘客多半是学生,早晚固定特别多。但高铁站的出现,让它有了微妙的变化。有些小站正在质变,好比龙井和大肚,拉昇了一些热闹,不再是习以为常的孤独小镇。

唯有追分,跟过去并无太大差异,旁边的大仓库继续以荒废陪伴着。走出巷子,街角一间旧书摊,兼收黑胶唱片、旧家俱,巨大的乐声震到对街的派出所。省道两头仍是忙乱失序的街景,砂石车和私家轿车匆匆疾驶而过。不远处,一家槟榔摊醒目地矗立。很中南部的乡野城郊。

折回巷子,彷彿潮间带上缩回坚硬躯壳的藤壶,不想搭理那世界的纷扰,继续自己的孤寂。追分车站本身便是此等氛围,静得可怕。我在那儿晃蕩,大厅无人,周遭躺了五只猫。站长室内,只有站务人员在看报纸。

五只猫里有两只黑猫举止真是放肆,竟翻成流浪狗横躺大街的慵懒形容。肚腹朝上,四脚如枯枝朝天,如枯鱼般翻着白眼。趋近蹲看,牠们依然故我,毫不在乎我的逼近。

轻咳嗽一声,有只勉强睁开眼后,继续闭上。有只看到了,翻个身,努力用背去搓电线桿,藉此搔背止痒。猫会躺得这般死相。我猜站长想必很有爱心,不会无故干扰,牠们才敢如此目中无人。

车站前有一辆福斯老车。60年代末出厂的,高龄想必四五十好几。嘉义洪雅书店的余国信也有一辆同厂牌的老古董,专门做为社造的接驳车。有回从稻田间,一路摇晃到嘉义太保站接我,再勉强开回市区。

这一辆也甚为有名,有时会在东丰绿廊出现卖咖啡。它会停靠这儿,有可能,例假日时主人想以它为号召,在此卖咖啡。如今无多少旅人到来,乾脆遗弃在此,这儿将是一辈子的终点站。

两辆车都近古稀之龄,我很想千里牵线。若在这儿结缘,跟追分也很速配。

责任编辑:admin